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佑缅甸华人:小苏的博客

缅甸 克钦 果敢 佤邦华人

 
 
 

日志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2010-01-28 12:36:22|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记忆中的彭家声

      我刚到果敢那年,正好是彭家声刚刚 领兵打败他以前的手下叛将——杨茂良而重新回来主政果敢的时候。那时因为果敢刚刚结束战乱,所以到处都是一派百废待兴的景象。在那些日子里,每天黄昏的街头时常会看见一个年约六十开外的老头:一头已夹杂着丝丝银发的头发理得极为光滑整齐,上身穿着一件花格衬衣,下身着一条“笼基”,脚蹬着一双三耳拖鞋,背 着双手,满脸笑容的在破烂的果敢街头散步!时不时看见他停下来问一问做生意的店铺老板们生意做得怎么样?又时不时看见他拦住一位似熟非熟的路人,向人家询问着些什么?那位老头的态度是那样的亲切、和蔼和诚恳。路人或旁人见了他,脸色既有些敬畏又有些激动!“那个老头是什么人啊?怎么那么多人都好象很怕他又 很敬重他似的?”有一天黄昏,又看见那个老头在街头散步时,我便好奇地问我的朋友。听了我的话,朋友盯着那位老人的背影,很有感情的说:“你还不知道吗? 他就是‘果敢王’——彭家声啊!”“什么?他就是彭家声?”我有点难以置信。因为说实在的,当时要不是看见那个老头的腰部插着一把小手枪和他身后紧紧跟着 好几位肩背着AK——47冲锋枪,腰挂着成排手榴弹,全付武装、荷枪实弹的警卫员的话,谁也不会觉得这个老头与街头其他普通的果敢老头有什么不同?更不会让人相信,眼前这个朴素无奇的老头竟然就会是外界传说的、在缅甸金三角称雄一方的果敢王——彭家声!

我真正跟彭家声来往是那年我进入果敢一家由彭家声担任社长、时任果敢同盟军总参谋长魏超仁担任副社长的报社做事以后。刚到报社做事的第一天,老总或许是想试探一下我的能力与胆量,于是他便命令我就一个禁毒专题独自去找彭家声进行采访!

那天,当我来到位于双凤城彭家声夫人的家时,只见彭家声正眯着双眼,面无表情地坐在走廊的一张木质沙发里。大概是刚起床不久的原因吧,他脸上仍是满脸的倦容,一付无精打彩的样子。一位女勤务兵正端着一盘洗脸水静静的侍立在一边;其时茶几的左侧,有一位年约三十的长官,正坐在另一张沙发里小声地向彭家声汇报 着些什么?在那位军官的身后还依次坐着七、八位长官模样的人,正在等候着彭家声的接见!见此情形,我知道不方便上前去打扰他,于是便借机打量起他的这个家来。这是一座普通的、砖瓦结构的四合院,与果敢城里一般普通的民房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只是从院里停放着几部日本产的高级小轿车,以及在门口驻守有一个排的 警卫队来看,就足以证明这家人在果敢的富有与权贵了!

我正偷偷地四下打量着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很响的“啪”的一声,我吓了一大跳,忙回转身一看,只见彭家声睁大着双眼瞪着他面前的那位长官,右手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拍,很生气地说:“日后你若是再敢违抗军令,你信不信我会用军法治你?!”“是——是—— !”他的话音一落,那位长官顿时便吓得满头大汗的站起来,低着头诚惶诚恐地喏喏连声。第一次来找彭家声,就遇到他发火,看见彭家声正在气头上的那付凶巴巴的样子,我的心情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走不是;不走也不是!正在原地犹豫的时候,彭家声抬头看见了我,便厉声地问:“你是搞什么尼(的)?”“我——?”彭 家声的话又吓了我天大一跳,赶忙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小心地说:“我……我是报社新来的……!”不料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彭家声便象是早已了解了我的情况似的,打断了我的话说:“你就是报社新来尼(的)那个小苏咯?”“是……!是……!”我小心地点着头。听了我的话,彭家声将我全身上下打量了好几遍,然后便凶巴 巴地说:“那……我现在就警告你,如果你真有本事尼(的)话,就留下来在报社好好干,如果你没有本事也没有什么耐性尼(的)话,我劝你最好不要到我们报社来瞎闹!”彭家声说这句话的时候,盯着我的目光是那样的严厉与傲慢。

说来也奇怪,他的这种态度不但没有令我更害怕,反而激起我心底那份强烈的自尊心来,于 是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与心态,不卑不亢地对他说:“彭主席,我小苏既然有胆量敢到你们报社来,自然就会有本事做得好这份工作的!”“唔——!”彭家声点一下头,大概以前他的部下很少有人敢用过这种态度跟他说过话吧,他似乎比较满意我的回答,所以他又刻意地多打量了我几下,但脸上全然没有了傲慢的成份! 好一会他又缓和语气问我:“那……你来找我搞什么?”“是这样的,我听说下个月缅甸联邦政府的内政部长兼国家禁毒委员会主席顶莱上校,要陪同国际禁毒代表团到我们果敢来检查禁毒情况,为此,我想就毒品问题对你进行一次专访,不知你有没有空接受我的采访?”“采访……?”彭家声似是感到有些突然,他扭头看了 一眼那些坐在一旁等候接见的长官们说:“今天有太多的军务要处理了,恐怕没有时间,我们改天约个时间再谈,你看行吗?”彭家声用一付征询的目光看着我。 “这样也好,二天(以后)等你有空了,再派人去报社通知我过来!”我并不强人所难(事实上我也无法强人所难)!说着便把采访本和采访机塞回采访包去,却又 拿起照相机来对他说:“彭主席,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不知行不行?”“什么事?”彭家声问。“下一期的报纸我准备在头版头条刊发一篇你在开发区视察工作时,关于禁毒和发展经济方面的演讲稿,所以我想照几张你的相片回去做报纸的压题图片,不知可不可以……?”“照相……?”我的话音一落,彭家声便似 是有些高兴,脸上那付严严肃肃的表情顿时便不见了,一下子就换上了一脸的笑容。“好尼(的),好尼(的)!”他站起身来伸手从女勤务兵手中接过一块面巾,擦了一把脸,又用手指理了一下头发,很高兴地摊开双手问我:“你瞧我这身衣服适合照相么?”“合适——合适——!主席你穿上这身衣服不但精神而且人看上去 也年轻了十几岁!”谁说拍马屁要做大官的人才会?偶尔我这个小小的“记录者”也会拍上一点点的!听了我的话,旁边那些正提心吊胆等候着接见的长官们也随声附和说:“是尼(的),是尼(的)!主席穿上这身衣服生是适合、适合!”“真尼(的)咯?”听了那些长官们话,彭家声更加高兴了,说着他竟然还象时装模特 那般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才伸手从茶几上拿起那把小手枪插回腰部,背着双手站在走廊里,脸上显出了一个看似很慈祥、很亲切的微笑,我从容地举起了照相机,连连按动了快门……!

以后,因工作上的需要,跟彭家声接触多了,慢慢的我便发现外表一脸冷漠和严肃的彭家声,内心其实是一付老顽童和老好人一般的脾气。虽然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凶巴巴的骂人,凶得如同一只要吃人的老虎一般,令人不寒而粟!但当他心情好的时候,他也会活泼得如同一位三岁的小孩子一般!日常生活中的彭家声其 实也是一位工作作风十分严谨的人,他要求自己的每位部下,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尽全力做到十全十美,决不允许有一丁点的差错!常常会看见他因对部下为他起草的某份报告材料中,有某个字或词用得不适当、不满意而将他的部下训斥得狗血淋头,有时还会将那些报告材料撕得粉碎!但是气过之后,又见他命令卫兵拿来纸和 笔,戴上老花眼镜一笔一字,不厌其烦地帮他的部下重新起草一份报告材料来!彭家声的这种严格要求,并不单只是对他的政府和军队中的长官们而言,而且对我们报社的每位工作人员也是一样的严格甚至更严格!他时常会这样给我们训话说:你们每一位在报社里做事的人,时刻都要保持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认认真真 地做好每件事情,绝对不要出任何差错!你们要晓得,你们做的事情不单止是要对我负责,更是要对我们果敢数十万人民负责!如果我们的报纸出了什么差错的话,不单会影响到我们果敢特区政府和人民的声誉,更会影响到外界对我们的看法和态度!从而会影响到我们整个果敢民族的禁毒大业······!见彭家声将问题的 后果说得那么严重,我们报社的同事一个个都自是不敢大意的,每个人都想小心奕奕地做好各自份内的事情,以免一不小心弄出错误来,会破坏了果敢的“禁毒大业”!这个责任是谁也无法承受得起的!只可惜的是由于水平的原因,出差错的人还是经常有的,自然的挨彭家声克的人也是风水轮流转的了!

看到报社那些不但身材比我高了八厘米以上,而且学问也比我多了五大卡车的同仁们,一个个竟然还会挨彭家声的克!我自然就更加不敢大意了!我知道自己是天底下最笨的那只鸟,便只得先“飞”一步了!人家那些大记者同仁们在繁忙的新闻采访之余,仍可以轻轻松松的跑到果敢街头的那些赌场里去玩二把,顺便又再“采 访”一下那些漂亮的小姑娘,还不怕完成不了任务!我就不行喽!我只能老实老实的将自己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采来的、访到的那么一点“东西”,一而再、再而三的修理它们,亲力亲为将属于自己份内的,从采、编、排、印各个环节的事情尽量做到不给彭家声抓到一点把柄!自然的挨克的事情便跟我少了很多缘份!

日子久了,大概彭家声是把我“看透”了,认为我根本就没有本事象某些自称是从中国“XX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大记者那样,写得出诸如“……昨天晚上果敢警方进行的缉毒大行动,无论是对那些猖狂的贩毒分子,还是对一般的果敢市民来说,都无不是一次狠狠的打击……!”之类精彩绝纶的新闻稿来的!于是每当他 去参加一些重要的会议或活动(当然是指可以见报的)时,他常会派人来通知或接我到现场去作个记录者的,每回我这只笨鸟硬着头皮挤出来的那些“东西”,既然他都是只顾睁只眼、闭只眼的不愿认真去挑毛病,那当然他就得多给我一些宽容了!

有一次,彭家声又派人来通知我说,现在他正在金象城开发区准备主持一项工程的奠基典礼,叫我马上赶到开发区去采访。那天我手头上刚好有一些事情一时放不下,所以拖延了一、二十分钟才出发。待我赶到开发区时,仪式早已开始了!“这回惨了!迟到了!死定了!”我心中暗暗叫苦,根据以往那些同事外出采访因迟到 而被彭家声狠克的经历来看,今天的这顿克我也肯定是挨定了的!

不料,那天我实在是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好运气,彭家声看见我愁眉苦脸、诚恐诚惶的站在他面前,他不但不骂我,反而奇奇怪怪地打量了我几下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搞得在场的人都莫名奇妙地看着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待他笑够了之后,他才把我拉到他身边,用手指着我对众人说:“你们瞧瞧!你们瞧瞧!在这个世界上 最穷尼(的)人就数我和小苏了!”见众人不解其意,他又用手指着我的脚说:“你们瞧!你们瞧!你们一个个都是大西装穿着、大领带打着、大皮鞋穿着!只剩下我跟小苏穷得买不起西装和皮鞋穿,所以只好穿身旧衣服和破拖鞋了!”彭家声的话音一落,众人便恍然大悟过来,大家都被他的幽默逗得捧腹大笑了起来!我边笑 又边偷看了彭家声一眼:果然看见他跟我一样都是身上穿了一身皱巴巴的仅值二三十块钱的旧衣服,脚上穿着一双旧拖鞋,露出10只沾满黄土的脚趾!再看了一眼在场的副司令白所成、王国正,总参谋长魏超仁等长官:人家一个个却是身穿着打着领带的西装,脚穿着闪闪发光的大皮鞋,头发梳得锃亮……一个个都是一付十分 庄重的打扮。就连人家那个打从娘胎出来就那模样的彭老九,也懂得往脖子上套了一条“什么来”的?!相比之下,我跟彭家声二个就寒酸得象是二个刚刚从山头上跑下街子来卖完鸦片后,又顺便跑来看热闹的小山民似的!见不用挨克了,我当然是笑得更加眉开眼笑了……!

彭家声对我的宽容,着实令我少挨了很多克,不过,我也有挨克的时候。有一次,彭家声陪同时任缅甸国家恢复法律与轶序委员会第一秘书长钦纽将军到大水塘去参加铲除罂粟仪式。早在前一天晚上,彭家声就再三嘱咐过我,叫我第二天务必跟他去大水塘。不料第二天早上,我们报社的车子因走得比彭家声的车慢,他先期到达 现场后,见不到我的身影(事实上是他不注意看)便以为我忘记这件事了,因此在活动结束回来后的第二天早上,他便派卫兵高老二到报社来叫我到他家去见他。那天我刚踏进他家的大门,他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厉声训斥我说:“昨天早上不是叫你跟我一同客(去)大水塘咯?你搞什么不客(去)?”我还来不及解释,他又凶巴 巴地骂我道:“你这种人,这么没有朴(福)气,我瞧你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看到彭家声那付凶巴巴的样子,我心里虽然感到无比的委屈,但我知道绝对是不可以跟这个老头顶嘴的!因为这个老头是果敢的皇帝!他手里不但操纵着果敢数十万人的生杀大权,而且他身上时刻都带着一把从不离身的小手枪,若是与他 顶嘴把他惹得更火了,说不定他会拨出枪来一枪就把我给毙了!我连老婆和孩子都还没有过,如果就这样“去”了,那岂不是太可惜、太冤枉了?!再说了,最重要的是与他接触多了,我也知道他这个老头事实上是个口硬心软的人,他骂人的时候,只要你不顶嘴,给他骂饱了就会没事了!果然,彭家声见我一言不发,一付心服 口服的样子,他骂了几句便骂不下去了!只得挥挥手,让我走了……!

第二天下午,当我碰见彭家声与他的夫人正在双凤城的街头散步时,我便把那叠刚冲洗好的、前天早上我赶到大水塘后拍到的,他与钦纽将军、泰吴将军等缅甸政府军长官们亲密站在一起的照片送到他手上小心地说:“主席,前天早上其实我也去大水塘的,只是我们报社的车子走得慢迟到了一点而已!”听了我的话,彭家声伸 手从我手中接过相片看了看便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这时他的夫人也伸手从他手中接过一些相片翻看了一下说:“老倌,你照相还蛮帅尼(的)咯!”夫人是彭家声最宠爱、最敬重的人,因而听到她这么说,彭家声也很高兴,他笑了笑对我说:“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客(去)找明秘书和何秘书他们帮忙!如果他们帮不上 忙,你可以随时到我家来找我,如果我不在家,你就打我尼(的)手机来找我!”说着他竟然向我要了纸和笔,给我抄了一个他的手机号码(这个10多年前的号码至今仍存在我的手机里)。顿时我心中便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我知道,象他这种大长官的手机号码从来都是不会随便给外人知道的!因此,我只顾呆呆地看 着他,不敢伸手去接那张纸条,他连催了我好几声,我才似是如梦初醒一般的慌忙从他手中拿过那张纸条,转身就想走,不料彭家声又把我叫住了说:“你回客 (去)后再把这些照片,每张多加洗二、三十份,我要送给别人尼(的)!”“啊——?” 我有些心慌更有些心疼(因为当时在果敢冲洗相片,小小的一张就要人民币二元,这对于当时穷得象白纸一样,上要养老,下还要糊口的我来说,无疑是笔很大的负担,而他发给我的薪水只有那么薄薄的一点点而已——玩笑)地说:“好的、好的!”“喏喏”而退……!

这就是我跟彭家声来往的一点点往事,在果敢8.8事件以后,很多人都不再愿意或者不敢再提起彭家声的时候,我把它写出来,并不是刻意要向什么人证明什么?关于彭家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自会有历史学家来评价他,我只是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待他:纵观彭家声的一生,不是他选择了果敢的历史,而是果敢的历 史选择了他,因此果敢民族在每次受到外族威迫时,为了维护果敢民族的利益,彭家声只得带领果敢民族进行反抗!这样的人除了“民族英雄”我找不出更合适的词来形容他!“蜀水家声远,云岭乡情长,蜀云为家”这是钳在彭家声家中的对联,我想:这也是他对于自己的祖国和家乡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去年果敢事件发生后,一个曾经与我在果敢共事过的朋友转而说一些对彭家声不满、对白所成奉承的话。我当时就跟他说,彭、白是什么人你我都知道一二,我们跟他们都没有私人恩怨,他们个人的私事不应由我们评论!但是在果敢民族遭受外族压迫的时候,彭家声站在民族大义的角度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这就是对的。而白 所成既然走反了方向,那么他就应该承受他应该承受的一切!

时至今日还经常有人问我:“你知道彭家声现在在哪里吗?”我说:“我知道!”“他在哪里?”别人又问。我说:“他,在我心里,更在果敢人民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